兔纸不是咸鱼i

兔纸||备考预备||mha主all出||绑定画手@moco

...很虐的样子不知道你们吃不吃的下去,大概会写后续?💦💦请给我提意见,拜托了!!

【ki吉】病患与暗恋者。

-重病kibox凡吉(原人格)
-大写的ooc(慎入

纯白墙壁,消毒水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枕边柜台摆放好的花瓶中插着几朵消失本来色泽的花朵,花瓣在空中打转最终落地,无人问津。


伫立窗边的人身着过大的病号服,清晨带着些许冷意钻入袖口,kibo皱了皱眉下意识将衣服拉紧,呆毛随着主人微微打颤地动作弯成月牙。几声咳嗽过后,房间又恢复成原本的寂静。


kibo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尽管每日都在接受治疗、身体状况却不见好转,死亡一步步逼近,或许是凭借药物和强于旁人的毅力让他能够坚持到现在。沉默寡言的他单独住在这间病房里,每日能够交谈的对象寥寥无几,唯一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便是阅读白色药瓶上细细密密的字迹。


与往日一样,他坐在靠走廊一旁的长椅上等待护士拿来今天份的药物,约定时间早已逝去期待的身影迟迟未到。钝痛率先抵达腹部,冷汗从侧面一点点滑落,即将坠落之时,紧握白色药瓶的手出现在他面前。尽管还想要说些什么,刺痛感愈加强烈吞下药品的时间刻不容缓,薄唇张张合合最终还是将疑问吞进肚子。他快速接过那人手中紧握的药瓶,几颗药丸下肚,惨白的面色也略有好转。


正当kibo思考如何抛出感谢的句子,抬眼的瞬间同那人的目光相撞,对方似水晶般好看的眸子充满生机,澄澈而明亮。


王马小吉的目光则是从一开始便紧紧跟随kibo的一举一动,或许没有想到面前的病号会突然抬起头,视线相对其中夹杂着许些错愕。不过他反应的很快,第一时间并不是移开视线而是将双臂背在身后,紫色的小碎发随着动作上下动了动,唇角微微上扬划出一抹弧度,虽然是男孩子却把“俏皮”一词突显的淋漓尽致。



王马小吉的笑容是那样好看,白炽灯光打在他的脸颊上显得更加夺目。kibo不禁多看了一会,察觉到自己尴尬的举动匆忙别开视线,药品从他的手中滑落,清脆的声响回荡在空无一人的长廊里格外刺耳。


“kibo君,我找你是因为......”
“你是谁,口中的名字又是如何得知?”


王马小吉想问些什么,刚刚开口句子被kibo打断,像是发泄不满一般,他抱臂鼓起腮帮扭头不再多看坐着的人一眼。尽管kibo平时不怎么与人交流,但王马小吉的怒意似乎太过明显,kibo努力组织好语言,薄唇张张合合最终还是没能把笨拙的道歉吐露出来。

“にしし,被打断句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洋装出恼火的样子有骗到kibo君吗?”

像是被王马小吉突然转变的脸色震惊到一样,坐在长椅上的人神情恍惚了一会。谎言令他本能的不想接近面前这位满脸写着神秘的少年,那熟悉的错觉转瞬即逝,敞开的心扉又紧紧地关闭。恢复最初冰冷的态度,说出来的句子不带一丝温度。

“请回答我的问题。”

久久没能得到答复,kibo索性不再理会支支吾吾摆弄衣襟下摆的王马小吉,自顾自地俯身捡起药瓶揣入上衣口袋,大步走回房间。正准备追上去的王马小吉却吃了个闭门羹,房门发出“砰”的巨响回音打在墙壁随即恢复寂静。王马小吉望着紧闭的门板望的出神,淡紫色眸底平静的出奇掩下情绪无人知晓。


「傍晚」

夜光透过窗帘的隙间散落在地面,时钟滴滴答答始终不肯停歇,坐在床边的人脱掉全身衣物,赤身裸体走进浴室,手中紧握的细长物体令人难以忽视。他旋转开关调节适宜的温度,温水从头顶花洒处喷涌而出,肌肤经过水花的冲溅逐渐显露文理,消瘦的不成样子甚至突显骨骼,双臂内侧深红的印记在温水的冲刷下,扎眼的赤色混着透明的液体打在瓷砖地面上。


kibo擦干白发上挂满的水珠,舒展手腕,明显的划痕可以断定是刀伤,不深不浅的伤口遍布整个手臂几乎无一幸免。水蓝色眸底最深处映出的光影没有一丝生气,他每晚都会在手臂上划出这样一道伤痕,像是为此证明自己还活着的事实...浴袍遮挡伤痕,赤足走出浴室,湿迹一直蔓延到床边。晚风过于强烈不停拍打玻璃,沙沙作响。但这不影响床上的人儿步入深度睡眠。


似乎确信屋内的人不会在短时间内醒来,门把手缓缓旋转、看来撬锁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微乎其微碰撞墙壁的声音,房门被人推开了。来人蹑足慢步移至床边,绛紫色的发梢透过月光打在墙壁,通透无瑕。


王马小吉单膝压上病床,跨坐在熟睡人儿身上双膝支撑重量,俯下身迫切吻住早已爱恋已久的人,唇齿相依。几个月的情感克制不住万千情绪汇于一吻。忘我的途中,手指触碰到kibo的手臂,感觉到身下人的嘴唇似乎动了动,沉浸其中徒然被这反应吓到,起身后退的同时被子缠绕退路,身子后仰眼看就要着地的瞬间--


kibo迅速抓紧王马小吉的手臂牵扯回来,这才阻止惨案的发生。其实kibo对王马小吉也并无厌恶之感,初见被他的笑容所吸引、悸动以及等等都是不可磨灭的存在。未等面前的人从新坐稳,疑问似的口吻脱口而出。

“...你到底是谁?”
“我、我我是死神大人!我知道你的全部秘密,亲吻是能夺走你性命的存在...”

正打算乱说一通的王马小吉声音渐渐没了底气,他想到今早的事情、或许就是谎言才会让面前的人如此反感。见kibo闭口不答,更像是默认了一般,王马小吉立刻改口道。

“不、不是的!!其实之前的句子都是胡乱编造的谎言...亲吻也并不能带走你,只、只是我喜欢你...一直都...”

断断续续的言语在空气中游走,kibo直视面前不断告白脑子混乱的人,脸上竟然出现了少有的浅笑。就像是什么烂剧一般,kibo吻了吻王马小吉的唇角。

“...那种事情,早就知道了。”

-end
烂尾预定,大概会二改和写后续(大概...

【ki吉】花吐症。

-ki吉(原人格)
-ooc有
花吐症脑洞预警,是刀...!!(慎入

  炎炎夏日,即使打开门窗通风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冷气,讲台站着的年轻教师喋喋不休,蝉鸣与粉笔断裂的声响交织在一起灌入耳道,惹人心生烦躁。


   在这围绕昏昏欲睡气氛的教室里,唯有坐在角落的二人,半掩的窗送入暖风掠过黑色帽檐吹起细碎的发梢,戴着黑色手套的掌心握住笔身缓缓击打桌面发出清脆声响回荡于耳畔。坐在kibo身旁的人,有着淡紫色的瞳孔、那双漂亮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盯着身旁认真听讲的他。


「王马小吉喜欢kibo。」


  这是公认的事实,kibo走到哪里、王马小吉便跟到哪里,看上去亲密无间实则不然。身为故事主角的他,不但不了解身旁小个子对他的感情,且一味的拒绝王马小吉的接触,...对此,王马小吉并没有沮丧,反而更加努力去接近他,kibo原本就是一个话少的人,僵持不下只好作罢。虽然两人只有同学交情,却也还算融洽。


  从不缺席的王马小吉今天却没来,湛蓝色的眼眸时不时扫视身旁的空桌,平日炽热到能灼伤皮肤的视线,在此时荡然无存。不过这种类不熟悉的感觉消失的很快,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课堂,很快便为了课程忙的不可开交,再无暇顾及其他。


「王马小吉的样子很怪。」


  他不再纠缠kibo,甚至会有意疏远。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kibo再蠢也能察觉一二。趁着体育课的功夫,kibo把王马小吉逼到墙角,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可似乎面前的人总能轻易挑起心结。王马小吉不肯与他对视,也不肯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咳嗽、再摇头。担忧聚集在心口,抬起手掌轻抚面前王马小吉的脸庞,温柔的动作与平日冷淡的他判若两人。


  王马小吉并不比表面上看起来好多少,花瓣堵在喉咙、此刻kibo的温情使更多花蕊哽咽在喉,玫瑰的倒刺划伤嗓子、舌尖、口腔,腥甜的血液与专属花香的气息弥漫于唇齿之间。或许是再也忍受不了疼痛的折磨,划破嗓子启唇发声带着嘶吼,随着泪滴和血液花瓣的坠落,他的眼睛也逐渐空洞。反反复复不停的说着。


“好き...”

【all出】绿谷出久的cosplay大作战!(中)

-这是一个名为,“绿谷出久cosplay大作战”的计划...

接上文
经过理智与欲望的战斗,心操人使总算是帮助绿谷出久穿好了衣服,是很难掌握尺码的紧身衣,如果不是仔细的衡量过尺码,衣服就可能会不合身,然而丽日制作的衣服尺码刚刚好,淡粉色的布料遮盖了大部分白皙的皮肤,裸露在外的肩膀与布料的颜色形成对比,能够清晰的看到因为学园祭留下的伤痕,手腕与颈部是相同颜色的蕾丝边缎带,脖颈处的蝴蝶结刚刚好搭在绿谷出久的胸膛两侧...


看到白色的兔耳以及粉色布料后面的同色毛球状尾巴,也许你们也应该猜到了...眼神空洞的绿谷出久一动也不能动,褐发的少女满意的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对着绿谷出久“咔嚓咔嚓”的拍了好几张,站在一旁的心操人使也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并且红着脸把照片设为了壁纸...



丽日的计划到这里已经完成了一大半,沉迷于拍照的她也没有忘记目的是什么,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丽日收起手机,对着空气打了个响指,两人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真相:丽日:“靠,这谁挖的坑啊!”)


心操人使在临走前解除了“个性”,仅仅是语言的控制,绿谷出久却觉得身体像是要散架了一般,身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轻轻触摸身体,马上就会联想到方才心操同学的手指所经过的地方...绿谷出久的脸上泛起红晕,羞涩的感情让他忘记身处的地点,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


“喂喂,切岛...!明明就是你输了不要耍赖啊?我说...如果是作为男子汉的话,要愿赌服输啊,爆豪你也说说他啊??”原来是濑吕在与切岛争论刚才在路上的猜拳,惩罚是放学的时候输掉的人请客喝冷饮,两个人互不相让,爆豪胜己对于他们的争吵不感兴趣,双手插进裤兜里,头也不抬的跟着两人的步伐走著路。上鸣走在前面打量著每一位女性,眼球不停的运作,生怕漏了哪一位女生...经过小巷的时候,也不例外。


暴露的衣着打扮以及白皙的肩膀一下子吸引了上鸣的注意力,墨绿色小卷发上面的兔耳垂下来,面前的人因为纠结而不停搓着双手,角度的不同和上鸣yy的脑洞...,光是背影上鸣觉得他已经快忍不住了,那位可爱的小妹妹需要他!也许,是该展现一下的“个人魅力了。”


对于突然停下的上鸣电气,其他三个人已经看怪不怪,爆豪也早就注意到了巷子里的那个人,最明显不过的特征,不是废久还能是谁?上鸣整理了几下衣衫,轻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做出一个帅气的“撩头发”的动作,向绿发少年伸出手:“美丽的小姐,你愿意和我共进早餐吗?”

绿发少年正在思考要怎么从小巷出去,思绪突然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乱,匆忙的转过头,金发少年还是保持着伸出一只手,双眼紧闭的鞠躬状态,绿发的少年像是遇到了救星一般,由于急躁眼角流出的晶莹液体没有空余的时间擦拭,太过激动导致小雀斑也染上了红晕...“上、上鸣同学!”




tbc...

【all出】绿谷出久的cosplay大作战!

-这是一个名为,“绿谷出久cosplay大作战”的计划...

“终于等到了今天...嘿嘿嘿,小久君,觉悟吧...!!”站在床上的丽日御茶子手中紧握着红笔,对着墙上的日历一顿摧残,桌子上的笔记已经堆成了山,里面的内容...大概是关于“小久君的作息时间”之类的。

丽日为了掩饰自己过于激动而导致面部不太正常的表情,翻出书包里的蝴蝶结认真的yy了一下,才平复了刚才的心情。早饭解决的很匆忙,盘子中的煎蛋还剩下一大半,只被咬了两口的香甜面包片孤零零的摆在面包筐里,丽日刚刚放下手中的牛奶,电话的闹钟就响了起来,她立刻抓起书包冲了出去。

褐发少女躲在她与“小久君”分开的交叉路口处引来了不少路人的视线,但她根本关注任何一个人,而是直直的盯着前方红绿灯的位置,拨通了手机中的未知号码,草草的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安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不出所料,没过多久一个身穿与丽日相同款式校服的人缓缓的走来,那人偶尔还停下来碎碎念几句不知是什么的奇怪理论,绿色的小卷发随着主人的步伐有规律摇摆着,丽日看准了时机,就在对方走过人行横道的瞬间丽日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塑料杯,朝着那个绿色的身影冲了出去。

“躲开快躲开...!!”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正在思考问题的绿谷出久一下子抬起头,面前的褐发少女朝他冲过来,根本没有机会躲闪,两人撞了个满怀,丽日手中拿的杯子里面的果汁“不偏不倚”的全部洒在了绿谷出久的衣服上,而且不仅是外套,就连里面的白色的衬衫都被染成了果汁的颜色。

“丽丽丽丽丽日同学!?”绿谷出久隔着衣服清楚的感受到女孩子的触感,伸出手扶稳褐发的少女,慌忙的向后退了一步双臂环住头,脸转向一旁根本不敢与面前的女生对视,丽日的视线则一直都停留在绿谷出久湿漉漉的胸口处,对方打的歪歪扭扭的领带上都被沾染上了果汁,丽日在心中默念了一句“大功告成”。

然而,等绿谷出久发现自己的衣服湿透的时候已经晚了,一直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心操人使,走过来跟他打招呼,从学园祭那一站就觉得心操不是坏人的绿谷出久很轻易的就被控制了,走过来的少年跟丽日比了个手势,原来这都是他们串通好的,两人把绿发少年拉进小巷里,这里是一些社会下层人士的聚集地,不过那些人都是些晚上才会出现的,不知情的人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些事,丽日也是下了不少功夫才从小道消息知道了这些。


丽日御茶子打开她的书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服装递给心操,心操人使接过衣服认真确定了好几遍,说是cosplay的愚人节恶搞...但是这个,真的能穿出去吗...?

虽然还是满头的问号,但心操也没多问什么,瞥了一眼转过身的丽日,凑近僵硬着身子的绿谷出久,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解开绿谷的校服,光裸的胸膛显露出来,心操的喉结动了动,身旁的少女催促了几声,心操打消了想要触摸的念头,迅速脱好绿谷的衣服,把手中的衣服给他穿好...

tbc...

【胜出】你见过这样做饭的吗?

*空间条漫梗,已授权...!
*如果觉得这样完结太不靠谱请评论告诉我!
*大概是胜出?..
-----------------------------------

“雄英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来了,一年一度的校园厨王争霸赛就要开始了~你想吃到英雄们做的饭吗?那么就来跟我来一起期待xx号的大型活动吧!!”荧屏上的电台主持人手舞足蹈的描述着即将要来临的节目,绿谷出久直到现在都没有缓过神来,他的手上正拿着一张“1-A分组名单”,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他与自己的好友丽日御茶子、班级里面的个性最强的轰焦冻、以及最可怕、也是绿谷出久最难以接受的...他的幼驯染--爆豪胜已,这三个人一组。

“为什么我会跟卡酱一组啊...丽日同学和轰同学就算了,为什么...”绿谷出久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纸片,他的额头上出现了密集的汗珠,牙齿也不停的打颤,发出咔擦咔嚓的声音,不过他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反正距离xx号还有2天时间,那么去找老师申请退出这次的比赛就好了,卡酱肯定也不会想要跟自己一组,所以只要说清楚的话...!

“不可以,爆豪少年。”绿谷出久一进门就听到了这样的话,原来爆豪胜己比他更早一步就来到了这里,听到声音的他立刻吓的躲在了门口...

“哈?为什么不行啊?老子才不想参加那样无聊的比赛。”爆豪胜己的话里带着刺。

“那个嘛...咳咳、毕竟我也是作为评审的一员!所以...对于自己的学生退出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欧鲁麦特的态度很坚定,要知道这次的活动可是全电台直播的,而且分组也已经从节目里面播放了,所以...如果有人退出 将会给学校造成恶劣的影响,所以这次无论自己的学生怎么说欧鲁麦特也不会退让的。

“嘁、知道了...”爆豪胜己瞪了欧鲁麦特一眼,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躲在门口的绿谷出久听着距离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想要躲起来却发现脚已经发抖完全走不了路。

爆豪胜己一从办公室出来就看见了抱住头蹲在门口的绿谷出久,样子非常的滑稽,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蹲在地上的那个人,绿谷出久因为对方要炸过来,捂住头的双手紧了紧,身体也比刚才抖的更厉害了,谁知道爆豪胜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本书,放在了绿谷出久的头上就转身走了。

绿谷出久把头上的书拿下来,光是封面就让人看的口水直流,五颜六色的菜肴,翻开目录是各种菜品的做法,看字迹应该都是手写的,里面就连他最喜欢吃的猪排饭都有...

“难不成这是卡酱亲手写的...?”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绿谷出久否定,卡酱根本不可能写这种东西的,自尊心那么强的一个人肯定是要把这些东西全部背下来的,但是...如果不是卡酱的话,又是谁写的呢...

“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问题!”
绿谷出久摇了摇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忘掉,现在最主要的目的是申请退出比赛...可是刚才欧鲁麦特老师也说过了,这次的比赛对于他很重要...好!那么加油吧!他重新振作起来,暗自握了握拳。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终于到了比赛的这一天,观众席早就已经坐满了人,评审席也被各班的老师所占满,解说依旧是能活跃气氛的麦克老师。

“那么--准备好了吗?everybody~”
“start--!!”

丽日御茶子拿出两个土豆和一个胡萝卜,土豆去好了皮,和胡萝卜一起切成丁,直到目前为止还算正常,赛事一切顺利,丽日把切好的菜放到一个盆里,递给了身旁的绿谷出久。

“把丽日同学...切好的菜...”
绿谷出久接过菜之后就在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只见他突然跳起来,手中的盆成竖直状态。
“倒(smash)进锅里!!!”
菜居然一粒不差的全部进了锅,轰焦冻立刻使用左边的个性,释放出火焰在锅子下面加热,爆豪胜己拿过铲子快速的翻动锅中的菜...

欧鲁麦特:10分
相泽消太:0分
根津:0分

【胜出】8.9胜出日肝文!

*甜甜的胜出
*这么久都没出现抱歉!
*话不多说了!
------------------------------------------
“已经没问题了,因为我来了!!”荧屏上不停的重播着欧鲁麦特救人的姿态,坐在电脑面前的旋转椅子上的小出久眼中闪耀着光芒,突然--

视频因为没有即使切换,而跳到了下一个...

“哈哈哈,万年老二你今天的表现也不错嘛。”荧屏上一出现欧鲁麦特,坐在椅子上的小出久就已经忍不住了,原本还因为没有重播上一个视频而不开心,看到欧鲁麦特之后就把前面的想法全部抛开,专心致志的看著屏幕...

“啧...欧鲁麦特,都说了别用那个称呼来叫我了,你这次也不错...”那个浑身带着火的人伸出手掌和欧鲁麦特的手掌相撞...小出久已经激动的站到了凳子上,屏幕的下方的标题写着“no.1与no.2的英雄并肩战斗之后击掌的瞬间!”

隔天
“卡酱!我们来击掌吧!”小出久双手握拳期待的盯着面前的人眼睛里面闪耀着小星星。

“喔!废久你也看了昨天新出的那个视频吗?安德瓦和欧鲁麦特击掌的那个!”一想到昨天那个令人激动的画面,小爆豪也激动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跃跃欲试。

“卡酱!那么我来啦!”小出久伸出小手,五指张开慢慢的靠近小爆豪胡乱挥舞的拳头,结果还没等小爆豪把拳头张开,小出久就已经握住了小爆豪的手,从击掌变成了“手包拳头式”,小爆豪的手掌比同龄人要大一些,小出久的手握着它比较吃力,于是小出久放弃了继续握小爆豪的拳头,伸出手指戳了戳小爆豪的手...

“喂,废久,你这根本不是击掌吧?击掌啊,要像这样!”小爆豪抓住小出久的手腕,用另一只把他的手掌打开,伸出自己的小手与小出久的手掌相碰...

“不愧是卡酱!果然好厉害!如果是卡酱的话,绝对会成为一个可靠的英雄的!”小出久双手捧住小爆豪跟他击掌的那只手,这时两个人的距离已经相当的近了,小出久憧憬着小爆豪,想要更多的接触他,然而小爆豪则是从小出久握住他的手时,脸上就已经出现了可疑的红晕,毕竟他还是第一次与别人这样近距离的接触......

“那当然了,第一绝对是我!无个性的废久就老老实实的呆在我身后吧!”就像是为了掩饰自己害羞的事实一样,小爆豪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抽出自己的手转身离开...

“不过从那之后卡酱就没有和我击过掌了呢...”绿谷出久靠在沙发上,眼睛却不停的瞥向厨房,里面米黄发色的人正在不停的忙碌着准备晚餐...

吃过饭碗两个人一同靠在沙发上...
“卡酱,来击掌吧?”

那个废久又在自说自话了,自从结婚之后无理的要求也越来越多了...

爆豪胜己靠在沙发上,推了推眼镜,翻着手里的书本,无论靠在他身边的绿谷出久如何打滚卖萌,他都无动于衷...

“卡酱...理理我啦,我们来击掌吧?”

爆豪胜己换了个姿势背背对着他,绿谷出久见状,不开心的撇撇嘴,朝着爆豪胜己小心翼翼的伸出拳头,爆豪胜己的警惕性的当然要比正常人高出许多,他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身后的人,一手继续翻着腿上的书本,另一只手伸出去握住绿谷出久的拳头...

绿谷出久的拳头被爆豪胜己抓住,感受着爆豪胜己略带茧子的掌心不停的触碰着他手上触目惊心的伤痕,与小时候的触感不一样,伤痕的地方被触及到,一阵电流从绿谷出久的手上传到心口...爆豪胜己停下了动作两根手指轻而易举就打开了绿谷出久的拳头,从掌心由下往上伸出,最后与他十指相扣...

十指相扣的两个人,靠在一起,客厅柔和的灯光打在两个人无名指上的戒指上...

end...

【胜出/轰出】25x15 08

*这样打tag不知道可以吗...
*胜出轰出都有,注意避雷
*ooc预警
------------------------------------------
也就在这时,爆炸声从门口处传来,不堪重负的门再一次的倒下了,爆豪胜己已经调查出了绿谷出久的资料,但他并不知道代课老师居然是临时安排过来的阴阳脸......


面前的景象差点让他气的吐血,绿谷出久整个人都扒在轰焦冻的身上,下身的裤子早就不见了,当然,这都不是最主要的,让他生气的,是轰焦冻的手指还和绿谷出久的身体相连着...



“该死的阴阳脸......!”爆豪胜己的表情逐渐变得扭曲...他真的很想立刻冲过去把那两个人分开,可是碍于阴阳脸怀中刚刚高潮完身体无力的瘫软着的废久还不能好好的活动起来,他的脸上居然带着有些愉悦的表情,这种表情也是爆豪胜己所没有见过的...



然而绿谷出久早就听到了爆炸的声响,整个人都缩到了轰焦冻的怀里,其实也就在刚才,他的记忆居然恢复了一些,脑海中闪过了几个片段。


画面上的内容居然都是轰焦冻和他的,无论是一起上学,或是吃饭,平时不怎么有表情的轰焦冻在脑海的画面中的脸上居然一直挂着笑容,伴随着记忆的涌出,一阵眩晕的感觉也向绿谷出久袭来......



等他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就已经没有了轰焦冻和爆豪胜己的人影,少了这两个人突然就安静了不少,绿谷出久还在思考着自己脑海中的那些画面,虽然能和自己憧憬的人一起做这些事情很开心...可是他也没有傻到不知道记忆里面的自己叫的是“轰同学”



和自己穿的是一模一样的校服,身高只比现在的自己高一点点,以及他口中不停的说着的名字“绿谷”



「绿谷?」不不,焦冻老师不可能这样称呼自己吧?那么也就是说,记忆里面的这个「绿谷」其实是另一个人?但是这样说的话,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记忆里面...这明显不合理的到底是...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距离不远处的门被打开,轰焦冻手中拿着切好的水果,他的身后跟着的爆豪胜己居然有乖乖的听话,虽然还是那样狰狞的表情,可是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发脾气,绿谷出久不知道这期间他们谈妥了什么内容,不过...大概谈论的内容...是关于自己的。



“绿谷、吃点东西吧。”轰焦冻拿起叉子叉起了盘子中的水果,然后伸到绿谷出久的嘴边...绿谷出久刚想把面前的水果扫进嘴巴里,就在他与叉子距离不到2cm的时候....



“啊呜。”爆豪胜己突然握住轰焦冻的手腕,把叉子上的水果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靠近床上的绿谷出久,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口,他自己口中的水果就被送进了绿谷出久的口中...



由于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就在旁边的轰焦冻都没有反应过来,唇齿相贴,整个过程不到5秒,爆豪胜己就离开了绿谷出久的嘴巴,后退了几步带着挑衅的目光看著还站在旁边的轰焦冻。




因为绿谷出久他没有记忆,于是就把这个当成了初吻,害羞的心情也直奔心头,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不过也就在爆豪胜己亲吻他的时候,脑海中相关的记忆片段,也不断的从狭小的箱子中涌出来...




“诶?爆豪会读文字了吗?好厉害!”
“卡酱好厉害!”
“你们知道吗?其实‘出久’也可以念作是‘废久’哦!”
“别,别这样说啊,卡酱。”
废久...这个名字的由来。

tbc...


社情博主...指日可待!期待下一章的卡酱吧...!溜了

【胜出】幼驯染的日常...

*是看了一张图联发的脑洞!
*两个人已经交往设定!
*甜到齁人(大概吧)
*ooc有!
----------------------------------------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他们两个已经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却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连单独待在一起的时间都很少...几乎是除了一起睡觉,就再没有什么别的肢体接触...

然而,这一天,是他们两个在一起两周年的纪念日...sa早早就给绿谷出久发了短信告诉他不用来上班了,绿谷出久看到短信的时候还稍稍的吃惊了一下,不过翻到最下面,屏幕上那一句小小的话...

「床上运动不要过于激烈,脖子上的吻痕很明显哦?」

绿谷出久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又看了看躺在自己身边还没有睡醒的爆豪胜己,手机被他扔到一旁,脸埋在被子里“八嘎卡酱......”

殊不知其实爆豪胜己早就已经醒了,并且在绿谷出久还没醒的时候也收到了可以休息的消息,眯着眼睛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喂,废久,你叫谁八嘎啊?”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让绿谷出久吓的差点跌在地上,他拍了拍跳的过快的小心脏,吞吞吐吐的从口中蹦出了几个字“还,还不是因为卡酱做的太凶了...”绿谷出久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个字根本就听不见了...

“你还敢嫌弃老子了?”爆豪胜己坐起来把绿谷出久压到身下,压迫感使绿谷出久不得不与身上的人对视,爆豪胜己亲吻上他的唇瓣,还是一如既往柔软的触感,绿谷出久配合着,稍稍张口,爆豪胜己立刻就看准机会钻了空子。

接吻持续了很久很久,不过爆豪胜己并没有继续做下去,毕竟...时间还很长,放过了快窒息的废久,穿好衣服去了厨房...

鸡蛋与橄榄油相融在锅里发出滋滋的声音,香味很快就从锅中散开,弥漫在空气中,爆豪胜己做好的早餐,绿谷出久也正好从房间中出来,热乎乎的牛奶搭配上金灿灿的煎蛋,最重要的,是对面坐着自己喜欢的人,最美好的生活也不过如此了吧......

一顿早饭过后,爆豪胜己拿出资料书趴在床上,用记号笔把重点的内容画了下来,绿谷出久也问过他为什么不去桌子上,不过爆豪胜己并没有回答...

绿谷出久也跟着坐到床上,拿出书本装作是很认真的在看,余光却不停的偷瞄旁边的爆豪胜己...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爆豪胜己还是没有看完那一本书,绿谷出久已经困的开始打哈切了,他习惯性的爬到爆豪胜己的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头靠在爆豪胜己的背上,昏昏欲睡...

感受到背上的重量的爆豪胜己刚想发火,却听到了对方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好歹给我乖乖的躺在床上去睡啊...”不过他倒是没有继续动,合上了书本,也和绿谷出久一起睡了过去...

「你以为这样就完结了吗?才没有!」

当绿谷出久醒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姿势早就已经变了一个样,他整个人都被禁锢在爆豪胜己的怀抱里,对方的手臂压的他喘不过气......而且他的身子也疼的要命,吻痕与咬痕都遍布了全身...

“卡酱---超级过分!”

end.